Willkommen auf den Seiten des Auswärtigen Amts

歐洲綠色協議與德國氣候行動計畫

Night view of Asia from the satellite

Night view of Asia from the satellite to the glowing lights of towns on the sunrise from the east, © dpa

22.01.2020 - 文章

2050年前成為全球第一個氣候中和大陸,是我們所處時代最大的挑戰與契機。為此,歐盟執行委員會於2019年12月11日提出歐洲綠色協議...

2050年前成為全球第一個氣候中和大陸,是我們所處時代最大的挑戰與契機。為此,歐盟執行委員會於2019年12月11日提出歐洲綠色協議,其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志在使歐洲公民與企業在轉型至永續低碳的經濟中受惠。這些改革措施輔以初步規劃的關鍵政策,其涵蓋了大幅減少碳排、至投資尖端的研究與創新,以及保育歐洲的自然環境以及保護環境。

在投資綠色科技、永續解決方案與新興企業的支持下,綠色協議將成為一項歐盟新的成長策略。普羅大眾與所有利害關係人的參與與承諾投入,對這項協議的成功至關重要。

最重要的是,歐洲綠色協議將為實現公正與社會公平轉型至氣候中和而鋪路。該協議的運作方式,是在未來的巨變當中,沒有個人或地區會被忽略。

歐洲氣候外交官員們面臨到忙碌的2020年,尤其是在許多人認為馬德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5屆締約方大會(COP25)的結果令人大失所望之後。歐洲想要以身作則,德國似乎有可能將在下半年擔任歐盟理事會主席國之要職。「氣候與安全」將會是德國自2020年7月起擔任聯合國安理會主席期間的重點。德國也設置了一項基金專款,幫助最易受氣候變遷影響之國家、協助風險管理而其資助金額高達34億歐元。

德國與歐盟皆已簽署2015巴黎協定,共計196個國家地區。

迄今,共有65個國家與一些國家地區(像是美國的加利福尼亞州),已經開始朝2050年前達到淨零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邁進。與工業化前作為基準相比,將全球暖化限制在1.5度內是許多科學家認為必須達到的基準—但這仍是一項需要掌控的挑戰。根據聯合國最新的排放差距報告顯示,世界將面臨的會是2.5度或甚至3.2度。

德國也承諾2050年前達到氣候中和的目標。為了達到這項目標,最終能源消耗至少60%與總耗電量的80%必須產自再生能源。隨著德國將在2022年底廢除核能,並且已經開始進行廢除燃煤,最晚至2038年,剩餘的能源需求將規劃由天然氣補足。

根據統計顯示,2020年德國可能無法達到溫室氣體減量40% 的中期目標(相較1990年)。至2019年底,德國的減量已經達到35%。

在2019年,德國成立了一個所謂的氣候內閣。這意味著所有主責的部長,需負責所屬該部的排碳量並且草擬一份官方的行動計畫,使德國至少能夠達到2030中期的氣候目標。這項氣候行動計畫是作為德國氣候行動法的增補,是全面性政策的部分內容,這提供德國的氣候政策一項全新的立基點,包含跨部門的碳定價機制與法律規範機制,力求確保減碳持續執行。這份長達173頁的文件於2019年9月公布,其中羅列了許多具體的政策措施,這些措施已經過各方激烈地討論,內容亦有增修調整,目前正逐條地制定為法律。

2030氣候行動計畫的普遍認知是,德國氣候目標意指「我們的生活方式及經濟模式的改變」,並強調支持轉型至使用乾淨能源與低碳排技術,將為「德國帶來巨大契機,使其成為一個具有商機、創新與工作機會的國家」。

政府表示,根據該計畫所進行的投資,最終將可避免來自為了減緩與適應氣候變化而產生的更高成本,以及如果不符合歐盟法律規定的氣候目標,則需要從國外購買排碳配額許可的成本。

這是第一次,氣候行動計畫將先前的目標制定成法律,並且定義出具體的目標與措施,讓不同部門與負責的部長得以依法遵循。督導、評鑑與不斷調整將能確保成功。

這個氣候內閣將成為常設的機構,並負責持續檢測所有措施的「有效性、效率與準確性」。若某個部門在既定目標內,無法達到足夠的發展,那麼,該負責的部長就有義務在三個月內提出「專案計畫報告」,使其發展重回軌道。

德國的中期目標是在2030年前降低溫室氣體排放從55%至65%。這意味著,碳排放量必須從2018年的866百萬噸,逐年降低至2030年的562百萬噸。

在2019年,共有大約46%所消耗的淨能源是產自再生能源,這項比例將在2030年成長至65%,與此同時,這個歐洲最大的經濟體也將不只廢核(2022年),更要廢煤(2038年)。

然而,能源轉型不只關乎能源部門的去碳化。交通與建築部門,尤其是暖氣供應,以及農業部門皆需去碳化;在碳排降低時,森林與其他田野綠地仍需得到支持。工業部門需要進一步的去碳化,同時維持國際的競爭力。能源效率在此扮演重要角色。

要達到中期目標,同時維持經濟強勢與降低消費者負擔,這是一項挑戰

2030氣候行動計畫中的一項主要措施是新的國家碳定價系統草案,其涵蓋交通與建築部門。這兩個部門至今並未納入現存的歐盟碳交易制度(ETS),該制度目前只針對能源與重工業部門設定碳排量的限制範圍。

德國政府承諾減少消費者的財務負擔。目前,德國能源轉型的大部分費用是利用加諸在能源價格裡的稅收,並由電力消費者支付。該項稅收最終將會降低。德國政府也正計畫降低電費中其他與氣候政策相關的部分(像是電網使用費),以降低家戶與企業的電價。政府主張,這些改變將不會降低再生能源的財務支持,反之,再生能源將從碳定價機制所產生的收入而獲得資助。一般消費者與工業的融資與負擔能力,一直是氣候行動計畫的最大挑戰。

能源價格是一項非常棘手且受到激烈辯論的議題,因為德國的能源價格很高。我們之後會在另一篇文章中詳述這個主題。

儘管大多數人都同意這些目標勢在必行,許多政治家刻正商議許多不同解決方案以達成該目標。與此同時,科學家、專家以及像是「週五為未來奮鬥」的社會運動,皆要求採取更激進且立即的行動。

一如往常,決策者必須在科學需求面、技術可行性、重要性及政治可能性四方中取得平衡。

然而,

但是,在所有利益之間實現和解而不會發生任何衝突,這可能恰恰阻止了為防止全球迅速暖化而可能需要採取的行動。相反地,德國的歷史經驗顯示,在過去,也必須進行能源系統(廢核與廢煤、躉購費率、碳定價、排放交易等)的深刻變革,以對抗現有化石和核能建設之利益。

PDF檔案(中文)

英文版

免責聲明:本文係德國在台協會編譯,相關資訊參考來自可信的政府機關、科學機構和其他來源。儘管經過交叉查證,我們還是無法百分之百保證該資訊的準確性。請知悉:某些數據是暫時的,未來可能會有調整的可能性。(01/2020)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