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kommen auf den Seiten des Auswärtigen Amts

電力進口和出口

Umspannwerk Wien Südost

Energietransport, Energietransfer, Strommasten, Strommast, Überlandleitung, Überlandleitungen, Hochspannung, Hochspannungsleitung, Hochspannungsmast, Hochspannungsmasten, Netz, Hochspannungsnetz, Leitung, Leitungen, Überlandleitung, Mast, Elektrizität, Elektrizitaet, Energie, Energieversorgung, Energiewirtschaft, Stromtransport, Stromnetz, Starkstrom, Starkstromleitung, Stromleitungen, Freileitung, Technik, elektrischer Strom, Stromversorgung, Strommarkt, Technology, Konzept, Versorgung, Import, Export, Stromimport, Stromexport, Energiekonzept, Österreich, |, © dpa

29.01.2020 - 文章

德國高度仰賴能源進口,主要進口石油、天然氣和硬煤等化石燃料,還有核電廠使用的鈾,只有褐煤可於國內大量開採。不過,德國過去十年來可是電力淨出口國 ...

德國高度仰賴能源進口,主要進口石油、天然氣和硬煤等化石燃料,還有核電廠使用的鈾,只有褐煤可於國內大量開採。不過,德國過去十年來可是電力淨出口國。

德國位在歐洲的地理中心,享有歐洲電網的優勢。與德國交易電力的國家包括荷蘭、瑞士、奧地利、波蘭、丹麥、捷克和盧森堡,讓德國賺取大量順差。跟法國與瑞典交易,德國則是淨進口。德國與瑞典的貿易量很少,法國則在 2019 年出口了龐大的電力到德國,共計有 14.8 TWh。大部分的能源進口都不是出於家用電力短缺,而是出於價格便宜。供電者會購買最便宜的電力,再輸出給顧客。由於電力都會隨附來源證明書,所以供電者會知道電力的來源為何。

除了電力貿易,也有物理電力流,也就是德國和鄰國之間透過電網和線路傳輸/交換的電力。

從出口和進口圖表來看,可以得知德國多年以來都是電力淨出口國。2018 年,出口電力佔總生產的 9%,2019 年則是 4%(截至 5 月 19 日)。不過,出口電力會對碳平衡造成負面影響,在商業上也不一定總是可行。生產出口電力時的二氧化碳排放會算在德國身上,進口國得到電力卻不須負擔碳排放。

除此之外,在晴天或颳風的日子,德國通常會達到電力貿易順差。天氣條件理想的情況下,鄰國也能享有再生能源的高效益,事實上就是免費贈送電力。根據歐洲能源交易所 (EEX) 和德國聯邦網路局 (Federal Network agency) 的統計,年度負電價時數從 2018 年的 134 小時,增長到 2019 年的 211 小時。這當然是不合理的情形。負電價現象可以視為能源轉型時無意為之又難以避免的暫時副作用,直到德國降低核電和燃煤廠量大卻缺乏彈性的基載電力,才能解決負電價的問題。核電和燃煤廠沒辦法在短時間內

加速、減速、立刻停止或開始,其彈性有限,所以只能不斷生產電力,是產能過剩的主因。其中一種解決方式是採用較為彈性的火力發電,例如燃氣發電廠,還有足夠的儲存設備或能源交替使用。根據 AGEB 的能源平衡數據,2019 年電力淨出口量大幅下滑,從 2018 年的 51.1 TWh 銳減至 2019 年的 30.5 TW。


圖表:2019 年德國與鄰國的電力交易。來源:Fraunhofer-ISE 2020

批評者認為德國可能會仰賴國外進口的核電以預防停電,因為待德國擺脫龐大的基載電力(改為儲備電源,支援無法持續供電的再生能源),屆時會需要從法國和捷克等鄰國購買大量核電。

包含德國在內的國家擬定了一份歐洲國家電力合作協議,要求簽署國同意「不限制跨境電力交易,即使是缺電時期也不例外。」這項規定隱含的意義,就是德國不確定關閉核電廠之後是否有足夠的電力供應,所以德國將會「外包未來的能源安全」。

批評者主張兩點:其一,德國可以在需求高漲時進口核電;其二,德國可能缺乏可調度發電容量,無法供應尖峰用電需求。但是這兩項主張都錯了。

法國將近 75% 的電力都是核電,但是電力需求高漲時,法國的核電可能也無法供應德國。德國要從鄰國負荷過大的反應爐進口核電,實際上是不可能的,但是德國仰賴國外核電的消息卻不絕於耳。每個使用核電的國家,都需要其他種類的電廠解決尖峰用電需求,所以法國有時候也需要在尖峰用電時間從德國進口電力,尤其是冬天,因為供熱系統會大量用電。

第二點是德國自身沒有足夠的可調度發電容量,這個說法也不對。德國在 2011 年關閉核電廠,因此德國的發電容量圖表上, 2011 年的發電總量大幅下滑,但是從 2011 年開始,德國就持續增加發電容量,主要增加再生能源發電以因應核電退場,也為了之後淘汰火力發電做準備。因為風力和太陽能在尖峰負載時段,只能提供特定發電容量,德國的長期策略是仰賴電力多元轉換 (power to X) 技術、大量綠氫能儲存和綠甲烷,以及較有彈性的燃氣發電廠。

最後,德國和法國之間的電網,還有捷克和德國之間的電網,都因為太小而無法解決德國的發電容量需求,理論上來說只能進口 5.7 GW,這一點電力不足以應付德國的 80 GW 尖峰負載。德國會持續生產接近消耗量的電力。


PDF檔案(中文)
英文版



免責聲明:本文係德國在台協會編譯,相關資訊參考來自可信的政府機關、科學機構和其他來源。儘管經過交叉查證,我們還是無法百分之百保證該資訊的準確性。請知悉:某些數據是暫時的,未來可能會有調整的可能性。(01/2020)

回首頁